[七叶一枝花 to 叶修] 弧线冲锋(短篇完结)

心宿二捕获:

[七叶一枝花 to 叶修]  弧线冲锋


 


又名:当我们谈论拜大神的时候我们能些做什么


 


Attention:


1、脑洞直插天际,全篇都是私设_(:з」∠)_←写完这个attention我就很想自插双目了....跪....


2、不算CP,不算恋爱,只是有些交集,只是个脑洞?


 


 




 


当意识到自己又不知不觉打开了荣耀,登录上了七叶一枝花这个角色的时候,他忍不住苦笑了下。窗外还零星会蹦出几声爆竹的脆响,春晚结束后,家人们有些还在守岁,有些已经打算洗洗睡了。


 


此时的荣耀世界里居然也没有空荡荡的,见他上线,七叶一枝花还收到了几条问候。公会频道上,大家互相拜了个年,说了些吉祥话,反倒比现实更有过年的喜庆味道。寒暄了阵子,他张罗了下组队打副本,响应者寥寥几个。


 


“七叶,大过年的,副本这么费脑筋的事儿就不干了吧。”连喜之羊都这么说。


 


一贯好说话的七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他发了个笑容满面的表情,给大家拜了年之后,就一个人去副本门口蹲着,打算参加一个野团。他站在副本门口,看着越聚越多的人,忍不住感慨:这些人也和我一样,即使是大年夜也没有别的可做了,只能来游戏里打发打发时间。


倒不是说游戏有什么不好,只是年岁又虚长一岁,让他忍不住有些感慨。交岁之际,他想了想,没觉得去年的他比前年要强,因此总觉得一年后,未来的他也不见得有任何成长。还有六年就到了三十。三十而立,想到这,他有些心慌。


 


游戏就简单的多,他看着七叶一枝花的装备、技能点,心里飘过一丝类似于成就感的暖意。这一年里,他已经成长为霸气雄图第四分会羊之团的首席MT,成为了一个核心,有了一帮谈得来的兄弟,骑士这个职业也玩得越来越好,他甚至有时候能做出几个弧线冲锋。


 


“什么?单治疗?”“这人居然说要单治疗!”“我没听错吧,百人本单治疗?”“哟,不是张新杰大神来了吧,哈哈哈。”


 


突然耳机里传来一阵阵吵闹,惹得他把收回思绪,把注意放在游戏里。


有一个装备的不错的牧师正在被一圈人围着,似乎正在和团长辩解些什么,周围的人吵吵闹闹。


 


“怎么了?”他问身边的一个元素法师。


 


“嘿,有个牧师说要单治疗。七叶一枝花?”刚认识的人看热闹不嫌大,“哥们,就你这装备要做MT的吧,怎么样,别这样口气大的治疗包养,颤抖了吗?”


 


老好人七叶笑了笑,说实在他不觉得百人团单治疗能搞定,不过习惯之下,他没理会元素法师的煽动,只是笑着说了一句:“看看吧。”


 


看看的结果是他们团灭了。


别说通关了,才杀到三号Boss,他们就全体扑街。


 


引发这场团灭惨案的牧师跑得到快,出了副本就下线遁逃。野团团长气得不行,骂骂咧咧,充分展示了他对亲戚关系和生殖器官词汇量的丰富性,如果那牧师现在还在,毫无意外地会被轰死,轰死之后还会被鞭尸.....其他人也在骂,“艹他娘的小牧师,烂成这样还他娘的敢夸海口,要是让我再碰上看我不按着他脑袋在血泊里淹死。”“这技术真他么恶心人,艹!”“MT,大过年被坑爹治疗放生的心情如何?采访一下。”还有人开玩笑开到了七叶头上。


 


我觉得他没有你们说得那么烂······这样的话在群情激奋的情况下,他本根就不敢说。说了就轮到他成为众矢之的了,于是他只能打哈哈:


“百人本单治疗根本就加不过来。”


 


等半天,这个副本前也没聚齐人。他想了想,操纵着七叶一枝花换到了个50人本的副本门口。需要的人少,自然团也好组一些,就在还差5个人就凑齐了的时候,七叶一枝花又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50人本的话,以我的装备,单治疗就可以了。”


 


······!


不是吧?


 


七叶一枝花差点儿把下巴磕在桌子上。他死死地盯着屏幕,七叶一枝花死死转动视角,死死地盯住那个正在和野团团长大包大揽的牧师。牧师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他,转过头来之后,说到一半儿的话断了:“踢掉几个牧师,多换几个输出——”


 


换了地方还能碰到这个要单治疗的牧师,这得多小概率的事件呀!但是让七叶一枝花这么惊讶的并不仅如此,他大惊失色到要把眼珠子砸下来的原因是:


 这声音他知道的。


刚乱哄哄的百人本门口,他溜号距离又远,根本没听清那牧师的话。进本之后,牧师又满场鸡飞狗跳的加血,根本没时间说话,团灭又快,牧师又溜走得更快.....


但是现在他清清楚楚听见了,一个名字差点就脱口而出。但是以他的涵养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他飞快朝团长说:“试试吧。”


 


那牧师顿住了,好半天才说话,似乎不敢相信七叶一支花刚灭团之后才愿意帮自己。装备好的骑士都那么说了,野团团长也就准了。忙着组织人的时候,他加那个叫“三味线”的牧师好友,对方很快通过了验证。


此刻他终于把那憋着半天,快把牙都憋痒痒了的名字敲了出来。他给牧师“三味线”去了条消息,键盘被敲得“啪啪啪”直响:


“小手冰凉?”


 


对方很快回复了:“是我。刚不好意思了,七叶。”


 


他忍不住点开自己的好友面板,找到了小手冰凉名字,暗着。当小手冰凉还在霸气雄图分会的时候,他们算是关系平平的朋友。高手的圈子总是很小,MT和治疗的关系又天然亲密。分会之间有难免有互相借人的时候,几次副本打下来,几回boss杀下来,人平和的七叶一枝花和不张狂的小手冰凉就互相添加了好友,虽然不会主动联系吧,但平时遇到了也会打招呼。


不过最近一次遇到也是好久之前的事儿了,因为小手冰凉离开了霸气雄图,去和叶修组建职业战队去了。


这一段时间曾经是他们霸气雄图公会的大事件。无论是“和叶修”还是“职业战队”这两个词对于霸气雄图的公会玩家来说都很显眼。后来他知道了小手冰凉的本名,安文逸,和叶修、方锐、苏沐橙这些传说一样的名字并列在一起。


 


对方又传来了一条消息:“上次我就认出你来了,只是团灭不光彩,就没打招呼。”


 


七叶一枝花赶紧给他回复了一个“不要紧”。这时候野团已经进本了,即使50人副本,单治疗也很不好刷,“三味线”根本没有时间聊天。


因为是熟人,所以七叶一枝花一路上一直都在提心吊胆。那些“加加加!牧师加血!”的催促,还有“艹!不会玩还几八装!”的谩骂似乎也像是骂在了他身上一般,让他跟着着急,跟着紧张。没办法,他就是这样的喜欢替人操心的人。


 


十分钟之后,再次团灭。


七叶自己也有些窘迫,毕竟是他出口才让团长下定了决心....所以他也要负责任....再说,他刚刚目睹了上个野团的团灭...不但没有制止,反而还推波助澜了一把,也算是半个帮凶.....


 


出本后,这次的野团团长比上个要狠戾地多。他是个枪炮师,出了本一言不发,直接格林机关枪一顿扫射,把三味线留在了战斗状态,阻止他下线遁逃的可能。


其他人见状,各种技能也往三味线身上招呼。


 


等七叶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条件反射般的挡在了三味线身前。


 


“哦草!你们两个贱人果然是一伙的!”团长大骂道。


 


真不是。七叶在心里苦笑。这只是MT对治疗的习惯性反射罢了......


身后的三味线刚说了句:“七叶,你不用——”


 


还没等三味线话说完,被集火的七叶已经秒趟。而且流年不利,他爆装备了。不幸之极,他武器被爆了。


 


七叶一枝花这个游戏角色,几乎是他去年一年里,最能拿得出去的成就了。如果让他写一年的回忆录,排在第一个的可能就是:“我今年把七叶一枝花玩得很好。”


可新的一年刚过不到两个小时,他去年光荣史第一条的一半儿就被废了。


 


他忍不住点了一根烟,本命年倒霉,古人诚不我欺,他苦笑着想。


好歹我弧线冲锋练出些了心得,一技傍身,这个别人怎么都爆不走,苦中作乐想着。


 


骑士秒趟之后,布甲的牧师当然撑不了多久。他哭笑不得地看着两具扑街的尸体被鞭尸,萍水相逢的团友们知道尸体听不见语音,还好心地换了文字泡来骂他们,此心天可鉴。


 


就在这时,三味线的尸体上飘出了一句话,“吃饭、睡觉、打豆豆。”


 


“卧槽你还讲冷笑话!”众人大骂,对三味线的鞭尸更猛烈了。


 


他愣了一下,七页一枝花认识的小手冰凉可不是爱开玩笑的人,那么这句话的意思,从前有群企鹅?


疑惑着,他登上了QQ。


 


果然,小手冰凉敲了他。


 


“爆出了武器,对不起。”


“我来陪你。”


小手冰凉说。


 


“不用。”


“救你是条件反射。”


“就当过年礼物了,哈哈。”


他回复。


 


“那可不行。”


“武器对于MT来说很重要。”


“再说这是我的责任。”


小手冰凉回复。


 


“你要是真心过意不去的话”


“就告诉我件事吧”


“你怎么跑到兴欣去的?”


“如果不是战队机密的话。”


他还加了一个笑嘻嘻的表情。


 


“没他们传得那么玄乎。”小手冰凉显然也听过霸气雄图公会里流传的各种版本。


“就是叶修前辈找到了我,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


 


“可是叶秋”


“啊不,现在是叶修大神了,叶修大神怎么找到你的呀?”


这正是谣言四起的地方,再配上最近网上对兴欣安文逸喧嚣四起的评价,连他是兴欣老板包养的...这样的流言都有市场。


七叶一枝花自然不信。但是他也很好奇。一个本来和自己处在同一个层面的人,突然就被叶修大神选中,简直和武侠故事里的奇遇一样“少年,我看你骨骼奇异,要不要跟我走?”七叶被自己的脑补逗笑了。


 


这时候小手冰凉的回复到了。


“叶修前辈开了一个骑士在霸气雄图公会做了几星期卧底”


“然后选了个治疗”


“叫无敌最俊朗”


 


咣当。这次七叶一支花的下巴不是砸到了桌上,而是砸到了地板上。


这个大年夜也太特么波澜壮阔了吧?


七叶一支花作为一个MT有去年有两处值得自己自满:


第一,刷了一身好装备


第二,弧线冲锋练出了个五六分熟


 


今天刚丢了武器,十分钟后,他知道了刺激自己弧线冲锋有了提高的那个流星般划过羊之团的无敌最俊朗居然是叶修。


 


他自觉不是喜欢大惊小怪的人,可是他用一连串惊讶的表情刷了屏。


 


小手冰凉回了个汗的表情。


“不至于吧”


“游峰电会长早就知道叶修前辈是卧底呀”


“你们一点都不知道?”


 


“上峰知道的事儿怎么可能传给我们这种食物链底层!”连七叶都淡定不了了。


“我还是觉得很恍惚”


“我和叶修大神一起刷过百人本”


“他还接借过我装备呢”


 


“是的”


小手冰凉的属性之一就是理性到善于捅伤口


“就是刚刚爆出去那个”


 


“求别提.....”


此时七叶是真的觉得心疼了。


 


“你不讨厌叶修?”


小手冰凉发来消息


“我跟着叶修前辈来兴欣的时候,据说可被公会里的人骂得挺惨呀。”


 


“作为霸图人,叶修永远都是敌人,坚持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七叶开了个玩笑,


“但是对荣耀粉来说,拜大神,即使是霸图人也会暗搓搓高兴的”


 


 


“嗯”


“晚了,我打算休息了”


小手冰凉说。


 


  “嗯”


  “战队加油”


  他倒是一直在关注过去的朋友,因此知道安文逸现在的处境。


 


 “谢谢”


“还有”


“你那个武器”


“我一定陪你”


 


话居然绕一圈又绕回来了。话说道这份上,他也了解了安文逸的坚持。既然对方一定要还,再推脱也就没意思了。


 


“那谢谢你了”


“不过不用急”


 


“好”


“晚安”


 


“晚安”


 


和小手冰凉道别之后,他也退了游戏,下了线。直到洗漱完毕进了被窝之后,他才真的被惊异感包围。他一向性子慢,性格又不是喜欢外露,再惊讶也多半自己消化。只是今天这个消息,消化起来真难呀。


无敌最俊朗。


叶修。


他觉得自己脑子里乱哄哄的,心里也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情绪。叶修,或者说叶秋,是个早就存在的神一样的人物,或者对霸图粉来说,是个邪神一样的人物。这个名字高高地挂在荣耀历史的首页,是个传说,是个符号,是个高不可攀的存在。自己对叶修的佩服也好恨意也好,都是对像是对历史名人一样,始终隔着层东西,终归不是切肤之感。


而无敌最俊朗不一样。无敌最俊朗这个角色,曾经和他一起下过副本,教过他们羊之团刷小怪的新方法,教过他弧线冲锋的技巧,笑话过他们团“够乱的”。七叶对他的崇拜是像罗马城一样一夜之间建立起来的。在一片空空的平地上,他亲眼目睹了一个骑士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这座偶像建立的一砖一瓦都是七叶自己搬来的,每一处都和自己的汗水和心跳相连。


换句话说。


当初听说叶秋退役的时候,他也只是感慨,遗憾,还有些失落。这是每个荣耀粉丝都会有的情绪。感慨英雄终有迟暮的一天,一代神话也终归会变成夹在书里标本;遗憾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舞台,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退场,也没做一个满足大家的告别。失落霸图十年的对手就这样不见了,霸图已经习惯了对叶秋的仇恨,现在这样感情没有地方放了。


而无敌最俊朗的突然消失,对七叶来说是一种更个人的难过。荣耀之大,没有太多人知道无敌最俊朗的名字。当初整个荣耀随便两个人遇见都可以感慨几句叶秋的退役,而可以和七叶一起惆怅无敌最俊朗消失的人却不多。更何况,为数不多的那些人中,也渐渐忘了。无敌最俊朗确实厉害,是个高手,可他表现出来的厉害又有限,很多人甚至以为他和第四分会的第一骑士飞扬是一个水平的,而这个水平的高手又那么多。


无敌最俊朗是七叶个人的偶像,但他像是流星一样,耀眼地划过天空之后,很快就消失了。当别人都渐渐忘了他的时候,七叶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对这个高手崇拜是自己一个人的。


在今天之前,他始终在朝着无敌最俊朗努力,他想成为另一个无敌最俊朗那样的骑士。谁不崇拜强大呢?


 


但是今天,七叶知道那人原来就是叶修。


成为叶修大神....饶了他吧。最狂妄的荣耀粉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胃口。


 


七叶回想,他有次厚着脸皮向无敌最俊朗请教过弧线冲锋的技巧,他们两人在一个五人小副本里刷了将近20多分钟的小怪。


!!!


想到这,他突然猛得坐了起来。昏昏欲睡惊坐起,叶神陪你打游戏。


知道此时他才明白自己有过一段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多么奢侈的经历,叶修大神一对一指导,卧槽!卧槽!卧槽!


这辈子,值了。


他把自己丢回床上,后背撞上床板,发出了重重的一声闷响,恰好了窗外一个二踢脚炸响的声音重在一起。


 


那天晚上,七叶睡的很不安稳,他受了刺激,做了很多昏昏沉沉的梦。梦里,无敌最俊朗顶着已经公开了形象的叶修的虚胖脸,给他讲弧线冲锋的技巧。后来,无敌最俊朗干脆变成了叶修本人。如果是真人上演全武行,那动作就不再帅气了,反而像是东倒西歪走路走不直的醉汉,七叶看叶修把小怪撞倒,指着他笑弯了腰。


他是笑醒的。


 


醒了之后就觉得不可思议。保持着这种不可思议,他上网找了很多叶秋成为叶修之后的采访,视频,尤其是赛后的记者招待会看。越看越觉得自己之前居然没有发现叶修就是无敌最俊朗,真是笨呀。这种天生MT的能力,即使换了散人也不会变呢。


 


看了一上午,对叶秋大神的膜拜加敌意和对无敌最俊朗的崇拜加亲近,一直在七叶的感官中厮杀,这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感情,只能以一方对一方的征服而告终。


七叶也不知道对叶秋的感情和对无敌最俊朗的感情究竟哪方同化了哪方,直到他倒叙翻到了挑战赛打赢之后,叶修退役之谜曝光那阵子的采访,看到了叶修奋斗过的那张小储物间的照片。


他心里突然狠狠地难受起来。


这时他知道了,这是对朋友受到不公正待遇时的难受。当初他看见这种照片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心情。当初他们在霸气雄图公会里讨论这篇报道的时候,也是义愤填膺得狠。他也在骂嘉世,骂嘉世真不是东西,他们霸图绝不会这样对待一名功臣,对于叶秋本人的感受却一丝丝都没有考虑过。


哪像现在这样,替他又心酸又委屈。


 


叶修走下神坛,被七叶擅自当成了一个可以亲近的对象,因为无敌最俊朗的缘故,他甚至觉得自己和叶修有了些小秘密。这对一个粉丝而言已经足够了。七叶是个开淘宝店的小老板,他从来就没想过能和职业选手能有什么交集,除了已经认识了的安文逸。做买卖的人都有些小迷信,七叶也不例外,他觉得如果自己心里把叶修放在了朋友的位置,替他祝福,那么冥冥之中自有神灵听到这一切,保他安好。这和一般粉丝的祝福很像,又不一样,要更加真诚。


 


他想,他现在能帮叶修的不多,但是眼下至少有一个。安文逸不知在搞什么,要单刷治疗。就像上次那样,他作为一个MT表示支持的话,安文逸总能更容易得逞一些。至少在网游的世界里,他还能帮帮安文逸。帮了安文逸,某种程度上就算帮了叶修,帮了无敌最俊朗。


 


这是坑人,是干坏事,要损阴德的,做小买卖的人一般忌讳这个。不过七叶甘之如饴,他乐意。


 


当然,那就不能用七叶一枝花的小号了。他在淘宝上收购了好几个神之领域骑士满级的号,又花钱制备了一身相当不错的装备。这是他第一次当人民币玩家,砸钱的时候内心爽快无比,败家地体会到了土豪的美好。


 


安文逸当然不愿意给他添麻烦,可是当七叶把那些骑士账号截图给他看之后,只能对这场先斩后奏保持沉默。


此后,他就成为了“春节假期坑爹治疗事件”里的帮凶。不过因为他担当的MT打副本的时候,作为MT的表现没有出过差池,反而经常被团友安慰。再加上换马甲也很讲究,七叶没有成为被裱的一员。


那段时间,他和安文逸的关系迅速变好了。男人果然一起干坏事的时候能增进友情,七叶暗想,怪不得多说男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有三种:同窗、同袍和同嫖。他和安文逸之前一起在霸气雄图,勉强算得上同窗;两人一起并肩作战打Boss,也算是同袍;而且暗搓搓地坑人,也称得上同嫖了野团。


 


安文逸问过他,为什么要来凑这个热闹。七叶说自己闲得无聊,能从做坏事里获得快乐。至于这个理由安文逸信不信,他是不管的,再怎么猜能猜到他擅自把叶修当成了朋友?安文逸只是说了句“你不是这个性格”,七叶没接话,这个话题就算是揭过了。


他始终没有一丝一毫想把“这是想帮叶修”的想法透露出去。他们浙江这些从祖上就做小本生意的人,骨子里就有些迷信,比如信善缘,信许出去的愿望不说的话可能会更灵,信不求回报的心意更能感动天道。


他是真心想让叶修好。


 


春假结束后,安文逸回了战队。他们网游里的秘密行动就此宣布结束。


 


成为更好的治疗吧,小安。七叶在心里默默地说。你的努力我都看见了,一定会有回报的。


七叶甚至有种他连想想都会觉得很不好意的想法:就像是输血,安文逸的变强中有他的帮助,兴欣变强中就有他的一丝帮助,叶修他的胜利中就有一丝他的帮助,叶修的生活中就有他的一丝影子,哪怕这丝丝毫毫的影响十分微小,就像是整个人身里的细胞一样微小,小到看不到。


这就很好。就像他的弧线冲锋里有无敌最俊朗的影子,有叶修的痕迹。


 


他以为这就是全部了。


大概就是这份不求回报的心,冥冥之中的因果送给他一份大礼。


 


春假结束后,他的淘宝小店也正式回到日常轨迹。他家在浙江有个小服装厂,接些日本的订单,做做外贸。他大学毕业之后,利用家里的资源开了个卖服装的淘宝小店,春节结束后累计了一堆订单,正是最忙的时候。


七叶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爱屋及乌,自从偷偷把叶修当成朋友之后,他看着H市的订单就觉得亲切。影响中国稳定的两大因素“北方冬天供暖”和“江浙沪包邮”,虽然同省的H市本来就处在包邮的范围内,不过总有超重需要支付邮费的时候。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很好心地大手一挥,免邮费。后来干脆把这条规矩写在了店铺首页上。


“哥支持的哥们现在正在H市打拼,H市的亲儿们有福利了,偶尔超重个半斤八两,哥心情好的时候,就免了。”


 


他家人笑骂他失心疯,他也不辩驳,只是笑着说:“省了烟钱,贴这事儿上行不?”


 


差不多是一个月以后,安文逸终于带着他小手冰凉一身银装,一记神圣之火成了全联盟无人再小瞧的治疗。


七叶好骄傲。同时也觉得,结束了,这是小手冰凉的脱胎换骨,这是他和网游的告别,从此安文逸就是个了不起的职业选手,和叶修、韩文清一样,和张新杰一样。他们虽然还是朋友,但是也有了等级。


过去的终于成为过去,新的正在开始,小安加油。


 


可就是一周后,他收到了安文逸的留言,问他的地址,说要给他寄给他几个骑士的账号卡。七叶连连拒绝,安文逸甩给他一张截图:“已经买好了。”然后补了一句:“先斩后奏又不是只有你会”,还补了个墨镜叼烟的表情。


 


三天后他接到了安文逸的账号卡,其中一个账号上,还有一把当初他被爆出去的那把装备。


这个小安。七叶暗笑。


 


还没等联系小安的时候,阿里旺旺传来提示,有客人下了单。他看到订单地址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订单的地址和安文逸给他寄包裹的寄件人地址一模一样。


 


有没有可能,一万分之一的可能,其实也不用一万分之一,七叶笑了,数了下兴欣战队的男性成员,叶修、魏琛、方锐、包荣兴、罗辑,小安不算,小安从来不在淘宝上买衣服,还有一个莫凡,六分之一的概率是他的订单?


 


六分之一,简直是一个高到咂舌的概率,但是七叶不愿意等。七叶当机立断做了一个决定,他定了一张去往H市的火车票。


 


 


“申通快递。”他笑着拨了那上面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现在在上林苑小区N号楼下等。”七叶有些失望,如果是女人的话,那就见不到叶修啦。


可是那东西居然是女人帮着买的吗?七叶有些好笑,又觉得世界观收到了冲击。


 


可是十分钟后,一个叼烟的人晃了下来,他朝七叶伸出了那双漂亮的,创造了无数荣耀的手。


七叶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下意识地说了句:“电话里,是个女声呀。”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可能是以前的快递员从来都没有质疑过这一点儿,他认真地解释了一下:“东西是我买的。只是别人替我接了下电话。”


 


真的是叶修买的东西。


七叶笑了。他不是职业选手,不能为他的荣耀战斗。可是职业选手也终究是平凡人,他用自己平凡人的身份,接触到了大神日常生活的一面。


 


于是他笑了,递过一支笔:“请您出示证件,然后在这里签字。”


他看见了他的身份证,拿到了他的签名,还在递包裹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那双一杆却邪破百花、一个战法三连胜撑起嘉王朝、现在正在用一介散人创造全新的奇迹的手,此外,还是教过他打弧线冲锋的手。


 


平凡的他,用弧线冲锋的方式接触到了神话般的大神中最日常的一面。如果他没有帮安文逸,安文逸就不会给他寄账号卡,他就不会知道兴欣的地址,不知道这地址,他接到订单的时候就不会意识这东西可能是叶修定的,就不会特意跑来,看到了想见的人,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周末再看职业联赛的时候,他看着单人赛第一场前在场上溜达的叶修,乐不可支。连他家人都好奇的跑来问。


七叶指着叶修说:“这是我荣耀联盟中最喜欢的人,他的内裤是在咱家买的。”


 






END


 


 


 



评论
热度(1182)
 
 
 
 
 
 
 
 
 
© 伐竹为笛 | Powered by LOFTER